_仓鼠挞_

你吱

[Y2]先生 序章

架空年代

BE(划重点

ooc慎

1.

大家都知道,二宫家的长子二宫和也,是个令人头疼的小恶魔。

五六岁的年纪,竟能闹得人家整个学堂都上不了课。

二宫和也换了一所又一所的学堂,直至没有学堂肯收他。

母亲也没有办法,骂又没用打又不舍得,只好含泪把二宫和也接了回家。

父亲欣然大怒,赏了和也一顿板子。

和也坚决地说:“我就不学习!你们能拿我怎样!”

2.

二宫家来了个留洋回来的先生,是祖父找来教和也的。

樱井翔来的第一天,二宫和也就臭着一张脸。

说来也奇怪,上午还摆着一副“你欠我一百万”的脸的二宫,下午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对着樱井撒娇卖萌,完全没了以前那副小恶魔的样子。

“才、才不是因为他长的好看!”二宫小朋友内心否认着。

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令各间私塾头疼的二宫,终于肯乖乖坐下来念书了。

二宫的母亲十分欣慰,看来祖父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可是谁都没想到,这个留洋回来的樱井先生,会颠覆了二宫的一生。

3.

时光荏苒,十年时光飞逝。

二宫和也从一个五岁的小屁孩长成一个眉目如画的清秀少年。

樱井也愈发成熟,岁月在他的脸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反而让他更有韵味。仿佛一坛老酒,越沉淀越甘醇。

情窦初开的二宫,喜欢上了这位年长自己十五岁的先生。

一向胆大的二宫,此刻却不敢表露自己的心迹。

他知道的,先生有中意的人了。

除夕夜,樱井牵着二宫到院子里看烟花。

二宫看着漫天的烟花,思绪飘回了十年前,同樱井度过的第一个除夕。

那年,樱井抱着小小的二宫在院子里盯着烟花发愣。二宫伸出小手揪揪樱井的头发将他的思绪揪了回来。

“先生,以后每一年都陪我看烟花好不好?”
“好啊。”

十五岁的二宫揪着樱井的衣袖,轻声问道:

“先生,你几时娶亲?”

樱井眼底满是笑意:“快了,中元节以后吧。”

“先生,以后…可不可以每一年都回来陪我看烟花?”
“好啊。”

4.

中元节过后,先生娶亲了。

樱井夫人是个温婉贤淑的女子,举手投足皆散发着由内而外的高贵气质。

听说,樱井夫人善女红,绣的鸟儿仿佛能从手帕上飞出来。
听说,樱井夫人有一把好嗓子,连山上的百灵鸟唱得都没她动听。
听说,樱井夫人也是留洋回来的,家里也是大户,跟樱井翔甚是门当户对。

二宫听说着,一杯又一杯地喝着酒。

“先生,我喜欢你呀。”

“先生,你还会陪我看烟花吗?”

彻夜大醉。

5.

娶亲之后,樱井来二宫府上的次数渐渐少了。

也难怪,每天都和新婚妻子你侬我侬吧?

不过,二宫很快发现了不对劲的事。

祖父和父亲说到樱井的时候总是压低声音,边说边叹着气。

二宫隐约听见些什么“走错了路”,“搭上了命”之类的话。

二宫一听就懵了,樱井先生有生命危险?

二宫丢下做了一半的功课,一路跑到了樱井府上。

“先生!先生!我是二宫!”二宫心急得不行,大力地拍门。

开门的是樱井夫人,她和传闻中一样的楚楚动人,二宫见了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被揪住了一团。

“樱井先生呢?我找樱井先生!”二宫急切地问道,顾不得什么礼仪,抓住了樱井夫人的衣袖。

夫人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一小步,细声慢语地说道:“我夫君现在不便见人,先生请回吧。”

二宫感觉心中有股无名火升起,“我夫君”三个字戳中了他心中最痛的地方。

“我有急事要找樱井先生,你告诉他二宫和也找他,他会见我的。”二宫深吸口气,用尽量平静的声音说道。

“我夫君说了,谁都不见。”

二宫感觉自己一拳打到了棉花上,这种感觉令他愈发烦躁。

“他会见我的。”二宫斩钉截铁地说道。

“抱歉,夫君他…”

“和也,进来。”樱井的声音从里屋传来。

夫人闻言,低头退到了一边。

6.

“先生,”二宫上前紧紧抱住樱井的腰,“先生为什么不来给我上课了?”

“和也,别哭。”樱井眼底尽是无奈,温柔地伸手轻抚二宫头顶。

二宫自己也没有注意到,此刻的自己已经是泪流满面。

“先生,以后还会陪我看烟花吗?”二宫哽咽了一声,语气可怜得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狗。

樱井背着手在院子里踱步,发出一声又一声轻得难以察觉的叹息。

“和也,好好念书,以后出来才有出息。”

不论二宫问什么,樱井都是轻描淡写地将话题带到别的地方去。

到了最后,二宫已经忘了自己找樱井干什么了,只好失魂落魄地回家。

7.

三天后,樱井出事了。

所有人都没有料到事情会发生得那么快。

据说,樱井背着一个巨大的帆布包踏上了那座即将修筑好的,国家通向殖民之路的大桥。

巡逻的卫兵拦下了樱井,打开了他的包,里面装满了火药。

满满一大包火药。

樱井犯的是死罪,短短二十五年的生命就这样在一个阴雨天里消逝。

樱井离世的那天晚上,二宫坐在昔日樱井给他上课的书房里,一杯接一杯地灌酒。他原本并不是会喝酒的人,不出两杯便酩酊大醉。

先生,回来陪我看烟花好不好?

先生,你答应过和也的。

回来好不好?

先生,我喜欢你。

二宫的手边放着一卷书,风吹开书页,恰好翻到了先生最后一堂课给他讲的那首诗词。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二宫赤着脚,披头散发地冲到院子嚎啕大哭。

二宫的母亲也哭,泣不成声地搂着二宫一遍一遍地喊着:“我的儿…我的儿…”

其实母亲什么都知道,二宫想着。

8.

樱井下葬的时候,二宫没有落下一滴眼泪,只是紧紧攥住双拳,指甲深深地扎到肉里,也不知道痛,双目红得像能滴血。

众人离去之后,二宫才慢慢跪坐在碑前,紧紧地抱住冰冷的墓碑哭得撕心裂肺。

没有人回应,只有树林里几只受惊的乌鸦扑棱着翅膀飞走。

樱井走后,二宫仿佛长大了许多。

令长辈诧异的是,没有先生教导的二宫,竟开始独自学习。

在大家都感叹二宫开窍了的时候,只有二宫知道,是因为先生,自己才要如此努力的学习。

先生说过,要我好好学习。

所以,我要好好学习。

9.

除夕夜,大家都在家吃年夜饭。

二宫怔怔地对着窗外的漫天飞雪发愣。

那个曾经答应他会同他看烟花的人,已经离开很多年了。

可是,每到这个时候,心脏还是会一抽一抽地疼。

先生,我好想跟你一起看烟花。

二宫深深叹了一口气,背上了帆布包。

“娘,我出门一趟。”

二宫的母亲满手面粉地从厨房里出来:“别太晚回来,娘包了饺子给你吃。”

“嗯,不会很晚回来的。”

二宫垂下眼帘,匆匆地出了门。

10.

傍晚六时,国界边缘的那座大桥,轰的一声塌了,冒出的熊熊烈火映得整个天空都是一片红。

二宫的母亲在窗边看着被染红了的天,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拿帕子印去了眼角渗出的泪水。

“不肖子。”二宫的母亲恨恨地骂了句,眼泪却滴落到桌上。

11.

二宫血肉模糊躺在一片废墟之中,浑身上下没有一寸好肉。

疼啊,真疼啊。

先生当年差点就要受这样的疼。

二宫向天边那一抹夕阳伸出手,咧开嘴笑了。

“先生,我给你放的烟花好不好看?”

[end.]

来自吱吱的碎碎念

啊,又写了一篇be
写的有点心塞

正篇会甜的(大概

果然我还是不适合这种文风啊

嗯,会继续加油的

[Y2]所以,我和黑粉[哔——]了 (下)

设定:黑粉s×爱豆n

ooc慎

——————————————————————————————

当车停下时,二宫已经醉得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了,任由樱井半抱半拖地带到了酒店。

酒店前台的小姐见大半夜的两个男人来开房心中不免觉得奇怪,尤其是其中一个还醉的不成样,但再一看两人都衣着不凡,也不敢说什么,压下心中的疑虑办开房手续。

办完手续的时候,二宫整个人已经软趴趴地靠在了樱井的肩上打盹,正一点一点地往下滑。,

樱井气的半死,直接将人打横抱着离开。

去到房间,樱井没好气地把人随意地放置在床上。

哼,真没用。
不愧是自己讨厌的人。

樱井自然不会忘记自己费尽心思把人灌醉再哄骗来酒店的目的是什么。自然不会是“那种事”,樱井一直对自己是直男这一事实深信不疑。

樱井走上前用力推了推二宫,见二宫没半点反应便放下了心。

樱井拿出包里准备好的一顶假发,放到二宫枕边,举着手机找到合适的角度就拍了照。

照片里看起来,就像是二宫和一位没有露脸的女子的“床照”。

只有樱井知道,那只是一坨头发。

你不是没有黑料吗我?那我就给你弄点黑料好了。樱井心中冷笑着。

谁叫我是黑粉呢?

就在樱井以为万事大吉,准备开溜的时候,二宫忽然睁开了眼。

樱井吓得魂儿都飞了,一个箭步充上前去将那坨头发扫了下床。

醉酒的二宫并没有注意到樱井的小动作,扯着他的袖子软软地喊了声:“……樱井先生。”

樱井一见二宫这副模样心里瞬间就软了一大半:“嗯,怎么了?”

“我…我好难受。”二宫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

樱井有些心疼了,早知道不给他灌这么多酒了。

他一边感叹着不中用的自己对着好看的人就心软一边认命般地起身想去给二宫倒水。

二宫忽然紧紧地抓着樱井的手臂,俯身吻了过去。

樱井瞪着眼,一时竟忘了挣扎,任由二宫在他的唇上辗转反侧。

过了许久,二宫面色涨红地离开了樱井的唇。

就在樱井十分尴尬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二宫忽然哭了起来。

“樱井先生……”

“对不起,我,我喜欢你……”

“……我喜欢樱井先生。”

二宫边哭边说着,中间还夹杂着语无伦次的道歉。
樱井的心立马就揪了起来。
也不管什么黑不黑粉了,心疼地把人揉进怀里。

后来,后来干了些什么,反正是一些不可告人的东西。

第二天樱井醒来的时候天才微亮,二宫还在身边睡着死沉。

樱井勉强回忆起了昨晚的疯狂举动。

“啊…不要…不要顶那里!”
“舒服吗?”
“舒、舒服…啊!慢点…”
“你里面真热。”
“啊——别说了…要、要出来了。”

“………”
我一定是疯掉了。
樱井淡定地确定了这一事实。

身旁还沉浸在睡梦中的二宫好似感觉到了樱井的动作,翻了个身伸出手臂搂着樱井的腰。

啊啊啊他的手臂怎么这么软?!他他他好香啊!天哪这是奶香味吗?好想抱住他咬一口!

于是,樱井某个地方,很不争气地……硬了。

樱井深吸一口气,轻轻地将二宫的手放了下来。

樱井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但是一看床上的二宫还紧紧搂着被子睡着,心里又是一阵悸动。

他接了盆水,拿毛巾仔细地擦着二宫的身体。

昨晚好像做的太狠了,腰上都被掐红了。

那里好像有点流血。自己是第一次跟男人做这种事嘛,没办法。

啧啧,这皮肤怎么这么嫩呢。

他他他怎么这么香?

樱井强烈抑制住内心的悸动,迅速给二宫清理好了身体。

看着二宫疲惫的睡颜,樱井考虑了很久很久关于自己是弯是直这个问题。

————————————————————————

“哥,二宫和也来找你了。”
“???!!!”

某个周末,距离上次那场疯狂的“商谈”,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这一个多月里,樱井没有联系二宫,二宫也没有联系樱井。

然而,这一天,樱井家里忽然来了不速之客。

“他跟你说什么了?”樱井翔一脸狐疑地盯着过分冷静的樱井舞。

“他说,他是你男朋友。”

樱井正在喝水,噗的一声喷了出来。

————————————————————————

当樱井下楼的时候,二宫正坐在樱井家的客厅里优雅地喝着咖啡。

樱井坐到他对面,皱了皱眉:“你来干嘛?”

二宫慢条斯理地放下杯子,向着樱井抛了个媚眼:“樱井先生,你得对我负责。”

樱井又被一口茶呛在了喉咙。
“你情我愿的事情,负什么责。”

“樱井先生说过,‘这种是很低度数的果酒’,对吧?”

樱井气的半死,没想到二宫居然是个不省油的灯。

“你想怎样。”
“负责。”
“…怎么负责?”
“跟我在一起。”

樱井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免谈。”

“……那晚上算是一夜情吗?”二宫还是一副淡定悠闲的样子。

“对。”樱井想不出更好的回答。

“一亿,谢谢。”

于是樱井又喷出了一口茶。

“怎么?我不值这个价?”

“不,不是。”

一亿吧,以樱井家的财产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忽然拿个一亿出去,爸妈肯定会知道些什么。

真是头大。

“我不管,你自己考虑吧。”二宫气定神闲地喝着咖啡。

樱井一咬牙,不就是谈个恋爱嘛,有什么大不了的,男人而已。

“好,我负责。”

二宫的眼睛刷地一下就亮了,跑过来在樱井的脸上“叭”的一声亲了一大口。

樱井有点脸红。

二宫和也,还是挺可爱的。
————————————————————————

某天晚上,樱井司机接二宫小明星回家。

“shoくん。”二宫坐在副驾驶座,捧着一大杯冰淇淋大口大口地吃。

“怎么啦?”趁着红灯的空档,樱井把脸凑到二宫面前,在他唇上添了添,“嗯,真甜。”

和二宫交往已经快一个月了,虽然说开始似乎是在被逼迫的情况下才跟他在一起的,但是这一个月的相处下来,樱井是真的爱上了这个小恶魔。

“我们…真的在谈恋爱啊?”小恶魔忽然多愁善感地望向窗外。

“嗯,不然呢?”樱井还舔了舔自己的唇回味了一下刚刚的味道。

“你从来没有说过爱我,你到底爱不爱我啊。”小恶魔委屈巴巴地说着。

樱井没好气地应了句:“平常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小说吧你。”

二宫气得撅嘴撅了一路。

下车的时候,二宫气呼呼地拉开门就想跳下去。

樱井忽然把人拽到怀里,低头就吻到二宫还高高撅起的嘴唇上。

“我爱你。”

二宫的脸腾地红了。

…………

“我也爱你。”

[end.]

来着吱吱的碎碎念

开学半个月了,终于又写了一篇文。
之前在lofter就看到很多大大写过爱豆黑粉这个梗,真的特别特别喜欢这个梗所以我也写啦。

说起来,我的文风一直是小学生风格,情节也是不怎么好,各位能看到这里真的很感谢。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Y2]所以,我和黑粉[哔——]了 (上)

设定:黑粉S×爱豆N

虽然爱豆x黑粉这个梗已经好多人写过了可是我还是好想写啊˚‧º·(˚ ˃̣̣̥᷄⌓˂̣̣̥᷅ )‧º·˚

ooc慎

————————————————————————

樱井翔很不喜欢二宫和也这个人。
非常!不喜欢!

要说原因的话,大概是二宫和也这个人身上与生俱来的那种阴柔的气质让人感觉很不爽吧。偏偏这个人身上还有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光芒,简直是天生的偶像。…等等!我怎么开始夸这个人了??

反正就是很不爽就对了。

什么女子力,明明就是个小娘炮。
哼,舞酱还被这个娘炮迷得神魂颠倒的,真是可恨。

说起妹妹樱井舞对二宫的态度,樱井翔也是各种的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妹妹房间里挂着的自己的照片全被撤了下来,换成了二宫的照片。

那个曾经会把自己当成偶像来崇拜的舞酱,已经…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嘤嘤嘤…樱井不禁在内心里咬着小方巾委屈巴巴地号哭着。

————————————————————————

樱井翔心烦意乱地刷着手机看新闻,冷不防地刷出了两条关于二宫和也的新闻。

靠!

他在心里暗骂一声,想将那条令人作呕的新闻刷过去,却不小心点了进去。
樱井想赶紧退出来,还不小心截了个屏。

樱井点进相册,想删掉截屏,发现他刚好截到那个人鼻孔朝天大翻白眼的模样。

樱井沉思了一会儿,在删掉它之前,它应该发挥它更大的作用。

嗯,好东西,不删了。

于是樱井搜索出二宫和也的贴吧,把那张截图发了出去。

“你们的二宫和也真几把好看”

发完了,心满意足地吃饭去了。
————————————————————————

“噗,樱井翔,你这是要当黑粉吗?”松本润忍不住哈哈大笑。
“啥?”樱井吃着面前的拉面,有些不解。

松本解释道:“黑粉就是恶意抹黑明星的粉丝。粉丝和黑粉不同之处在于:粉丝关注明星最闪亮的部分,而黑粉关注明星的缺点和不足;粉丝是用放大镜在看,而黑粉是用显微镜在找,粉丝会欣赏明星的努力与成就,而黑粉会轻视明星的努力与成就。”
(以上来自百度百科)

樱井哧溜一声吃完最后一口面,“老板,买单!”

多年的相处经验告诉他,樱井生气了。因为他没喝汤。
于是他很识相地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而一旁的樱井只是觉得好笑。

黑粉?
他只是单纯的讨厌二宫和也这个人而已。各方面的,讨厌。

————————————————————————

“叩叩!”

“请进。”

“哥,我跟你说,你知道我们公司的新产品的代言人是谁吗?”樱井修有些激动地抓住樱井翔的手。
樱井翔正在看书,有些不耐烦地应道:“谁?”

“二宫和也。”

妈的。
不提还好,樱井翔快要气死了。

刚刚上贴吧瞅了眼上星期发的贴子,发现底下一片谩骂,说叫他滚出这个吧云云,把他气的不轻。
想上网找找那个人的黑料,却发现这个人居然没有一点可以黑的东西。气死。

“滚出去。”

“这么凶?生理期啊?”樱井修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樱井翔二话不说地把手里的书砸了过去。

被砸到的樱井修嗷嗷大叫地落荒而逃。

樱井翔沉思着,该怎么给二宫制造一点黑料。

————————————————————————

“爸,那个,跟二宫和也的商谈,可以让我去吗?”樱井翔小心翼翼地征求父亲的意见。

“嗯?怎么你也对那个小明星感兴趣了?”父亲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一向不追星的儿子。

“其实…就是我有个朋友啦,特别喜欢二宫和也,我就想着要去试试看能不能要到二宫和也的签名。”樱井翔胡乱编了个理由。

父亲把玩着手机的钢笔,慢条斯理地说道:“可以啊。本来是想给小修去跟他谈的,既然你想去,那就给你去吧。”

“好的。”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去。

哼哼,二宫和也,等着吧,你很快就要身败名裂了。

在片场拍戏的二宫忽然打了个超级响亮的喷嚏,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嗯,谁在骂我?”

————————————————————————

心里揣着小算盘的樱井翔,终于迎来了跟二宫进行商谈的一天。
地点是樱井定的,定在了某间高级西餐厅的包间——因为那间餐厅的扇贝汤非常好喝。

樱井翔心里有鬼,出门磨蹭了很久,到达约定地点的时候发现包间里已经坐着一个猫着背的身影。

“你好,我是二宫和也。”对方抬起头向他问好,玩着游戏机的手却不曾停下。

虽然已经看过不少二宫的照片,但在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下,樱井还是不由得呼吸一窒。二宫长得真的太好看了。尽管樱井不喜欢他,但这一点却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樱井微微颔首:“你好,我是樱井翔。”

樱井坐下开始点菜。
“二宫先生,你能喝酒吗?”虽然打算灌醉对方,樱井还是询问了二宫的意见。
二宫点点头:“能喝一点。”

菜很快上齐了,二宫和樱井边吃边谈好了关于代言的相关事宜。

餐厅的菜有点咸,一贯饮食清淡的二宫不得不拿起自己平时几乎不会喝的红酒喝了一口又一口。

“这种是度数很低的果酒,不会喝醉的。”樱井仿佛看出了二宫的顾虑,“贴心”地说了一句。
“噢,好。”既然樱井这么说了,二宫自然放下了顾虑喝了一杯又一杯。

可怜的二宫和也,浑然不知这酒的度数高得不得了,更不知道他已经陷入了樱井的套路中。

一顿饭吃下来,二宫的脚步已经开始有些不稳。

二宫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助理想叫他赶紧开车来接他,却发现助理的电话怎么也打不通。

酒的后劲慢慢地上来了,二宫靠在墙上弯下腰,难受地喘着气。

“二宫先生?你怎么了?”准备离开的樱井从车上跑下来,关切地问道。

二宫撑起身子,不想让对方看见自己这般狼狈的模样:“我没事,可能有些醉了。我助理的电话打不通…”

樱井连忙伸手搀扶着二宫:“抱歉,我不该拿酒的。”

“你不用道歉啦,是我酒量太差了。”

“要不要…到附近的酒店休息一下?”樱井问道。

二宫本想拒绝,但想想现在在这傻站着也不是办法,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点了头。

樱井赶紧扶着二宫上车。

tbc.

等我肝完作业就可以更文了_(´ཀ`」 ∠)__

山组色💙❤

[Y2]idol的套路 番外

虽说樱井翔如今是家喻户晓的国民idol,提起他上至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下至三四岁的小萝莉都知道他,但是,他曾经也度过了十分艰难的一段日子。

还没有红的时候,日子过得很不如意。
屋子是租来的,买菜也得精打细算。
专辑卖不出去,去看他live的人也寥寥无几。

就是在这段艰难的时期,樱井记住了二宫。

那场live算是比较热闹,来的人也还算多,二宫就是台下的一员。

樱井注意到了他。

他很好看,跟自己这种故意用叛逆去凸显的帅气不一样,他像是初春冒出的新芽,干净又清爽。

原来,自己也会有男饭啊。

后来,樱井经常会注意到他的这位小迷弟。

他总是会来看他的live,而且次次都来得很早,会站在离他最近的位置。

和其他疯狂嘶吼的粉丝不一样,他的小迷弟总是安安静静的,轻轻的挥动手上的荧光棒。

看似很冷淡,其实并不是。他看到了,他的小迷弟眼中闪耀着光。

他很想认识他,内心深处涌起一阵阵说不出感觉的悸动。

但是,他是爱豆,不能偏心于任何一位粉丝。他知道的。

很多年后,樱井已是红遍大江南北。
他一直记得他的小迷弟。

多年以来,他已经成为了支撑着自己的一部分,他成了自己动力了来源。
每每遇到挫折,遇到坎坷,想放弃的时候,他就会想起他的小迷弟。

这些年,他都是这么撑过来的。

今年,他原先的经纪人请了长假陪老婆生孩子去了,所以他得另外找一个。

说起来,那么多年了,自己一直没有女朋友。倒不是因为不受欢迎,其实还是有很多女性会对他暗送秋波,但他一直没有遇到一个能让他心动的。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的小迷弟。
如果自己有了女朋友,粉丝一定会很伤心吧。这么想着,他一直没有找女朋友。

后来,樱井看到了他的小迷弟的简历,却是在被否决掉的那一叠里。

二宫和也。

他第一次知道了他的小迷弟的名字。

“啊,那个,我看这个人挺不错的,为什么要否决掉他?”樱井一边说着一边把那张简历放了回去。

樱井都这么说了,还不明白他的意思就真的是傻了。
工作人员可不是傻的。

然后二宫就成了樱井的经纪人。

二宫很好,很称职。但是正是因为太称职了,这一点让樱井很不满。

偶尔…会希望他可以逾一下矩。
不过他没有。

没有也没关系,那我就强行让你有。

然后樱井就挖了个坑给自己的小迷弟跳。

然后他的小迷弟就按着他的套路乖乖的走了,义无反顾的栽到了坑里。

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二宫知道真相之后没有给樱井好脸色看,为此樱井睡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沙发。

不过,后来二宫还是心软了让樱井回来睡床。

每天晚上都能搂着自己朝思暮想的心上人睡觉,时不时耍个流氓吃个豆腐,第二天哄着心上人起床,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事情吗?

二宫和也很幸福。

樱井翔也很幸福。

[end.]

因为期末考的缘故,最近可能都不会写文了,等明年开学之后再写吧(也许时不时会画个画丢上来)

啥你问我为什么要开学再写?因为要用来打发时间呀上学实在是太无聊了还是写文好啊写着写着一天就过去了x

唔…其实是寒假太忙了,又要补课又要出去旅游,然后我又不太喜欢零零散散的时间来写文,因为每次写文都会万分专注的写,所以寒假是写不了的

被大家夸奖的时候我总是会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因为我也知道我的文笔很普通,文章靠情节撑起来,所以看到评论有gn说我写的很好的时候我都会很惭愧,当然我也会很开心

总之,谢谢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
明年会继续写下去的
明年再见

[Y2]idol的套路



爱豆Sx写作经纪人读作迷弟的N
  
一发完

以下正文
——————————————————————

二宫和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当上樱井翔的经纪人。能当自己偶像的经纪人,今后恐怕自己睡觉都会笑醒的吧。


二宫和也从学生时代起就是樱井翔的迷弟,嗯…亲爹饭。
二宫一直是个沉迷二次元沉迷游戏的死宅,直至那天,被同学拉去了看樱井翔的公演。
那时候樱井仅仅是个没什么名气的三流偶像,染了一头金毛,在灯光下会跟耳钉一起闪闪发光。幸亏他的样子长得还行,会作点词会唱点歌,幸亏…那时候的小女生都挺喜欢他这个类型的。


二宫看着舞台上发光的身影,无法自拔的陷入了这个名为樱井翔的坑。


往后的十多年人生里,樱井的每一张专辑都一张不落的买了;每一场的演唱会,只要能抽到票就一定会去看;樱井的每一样代言的产品,或者是被推上的迷妹挖掘出来的同款,二宫都会买回来。


如今,樱井翔早已是家喻户晓的国民idol。


今年,刚丢了饭碗的二宫在妈妈的怂恿下,来到了这所事务所应聘。

“恭喜你已被本公司录用,请于下周一准时上班。”一周后,二宫收到了这么一条短信。
啊…被录用了。
虽说知道樱井隶属这家事务所,但是二宫一点也不激动。
这么大的公司,能见到他一面已经很不错了。


“这位是樱井翔先生,从今以后你就是他的经纪人了。”


蛤?

…我大概是喝了假酒。


什么呀人家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呢。
醒醒啊二宫和也!你面前是樱井翔!
活的!

“你好,我是樱井翔。”


靠这个人的声音为什么这么好听!!!
这个人长得好好看啊!!!
妈妈我要嫁给他!!!


“你好,我是二宫和也,从今以后请多多指教。”二宫抑制住快要爆炸的心,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么冷漠?

樱井看着面前娇小的人,内心思索着,看来是个不太好相处的人。


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呢。樱井思索着。

对于成年男性而言过于娇小的身材,修剪得很清爽的短发,缩在袖子里看起来很软的汉堡手,以及隐藏在衣服底下微微凸显的一块腹肌,让二宫看起来无比的可爱。


然而二宫现在已经激动得快要上天了,自然不会注意到樱井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自己。

——————————————————————

“樱井先生,这是今天的行程安排,请你确认一下。”每天早上,二宫都会准时发一封文件,底下是密密麻麻的行程安排。


樱井总是有点不满。
他的小经纪人,怎么这么中规中矩呢?


哼,等着瞧。

——————————————————————

“nino,你来帮我看看这个剧本要不要改一改。”

听到樱井叫自己nino,二宫愣了一愣,但他很快反应过来:“樱井先生,请叫我二宫。”
“好好好,二宫你过来看看。”樱井憋着笑招了招手。
二宫走过去,看着樱井的鼠标点开了一个标着“工作”的文件夹。


等等!旁边那个文件夹…
私影???!!!
我的妈…樱井翔的私影!


救命,好想看…


樱井看着他的小经纪人一瞬间的失神,满意地勾起了嘴角。


“嗯,就是这里,这一个地方的剧情好像不太好,跟事务所塑造我的形象不太符合呢。”
二宫沉思了一会儿:“确实呢,这段话有点…太色气了。”

事务所一直把樱井翔塑造成一副精英的形象。


“你简直让我欲罢不能啊,我的小妖精。”樱井读出了剧本上的那一段话。


嘶…这低音炮。
二宫感觉自己已经炸成烟花了。


好激动啊可是还是要装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啊,我要先跟制片方协商一下,明天给你答复行吗?”
樱井看着二宫红通通的耳尖,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行,你去安排就好。”


其实剧本改不改都没所谓了,他的小经纪人已经上钩了。


哼哼,等着吧二宫和也。
我会让你一辈子都脱不了饭的。

然而此刻的二宫暗搓搓的在心里做了个决定。
一定…一定要把那个文件夹搞到手。

——————————————————————

“nino…我好困啊。”结束了摄影的樱井瘫在乐屋的沙发上,打着哈欠说道。

“…说了多少遍,叫我二宫啊。你困了就先睡会儿吧,今天的行程已经结束了,我过半个小时叫你。”

“nino你真好♡”

“叫我二宫。”“好的nino。”“…………”

樱井就这样随意地侧身躺在沙发上,身上搭着件外套睡了过去。

二宫抱着掌机,却一点也没有玩进去。马里奥在画面上一跳一跳,一次次坠入深渊。
直至樱井的轻微的鼾声传来…

是时候了!

二宫迅速放下了掌机,大步走向樱井随手扔在茶几上的双肩包。
他毫无声响而快速地抽出了樱井的手提电脑,轻轻搁在了茶几上。

啊…找到了。
二宫吞了吞口水,点开了文件夹。

!!!

妈妈我可以嫁给这个人吗?

美好的肉体啊!

二宫在内心里早已激动地咬着小方巾满地打滚了,但是他并没有过多地表现在脸上。
现在还不是激动的时候,最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做。

二宫从裤袋掏出了早已备好的U盘,快速的把整个文件夹夹copy进去,然后假装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把樱井的电脑塞回双肩包里。

呼…大功告成。

去买瓶水压压惊吧。
二宫想着,轻手轻脚地绕过樱井准备离开。

“砰!”就在二宫准备压下门把手时,一只手忽然从自己身后伸出,重重地压在门上。
 
唉?
樱…樱井翔他他他醒了?!
 
“你要去哪里?”刚睡醒的樱井声音里带了几分慵5懒 ,性感得要命。

“我有点口渴,想去买水喝。”二宫转过身,对上樱井的视线。

等等,这个角度,这个姿势,这个气氛…
牙白…

棱角分明的英俊的容颜就在咫尺,先不要提樱井周身散发着令人无法抗拒的荷尔蒙,光是这个姿势,就已经让二宫快受不了了。

这样的姿势,就像樱井翔把自己圈在了怀里一样。

“…樱井先生,你可不可以退开一点。”二宫也不掩饰自己的害羞,因为这么近的距离,很容易被樱井发现自己还藏在身上的U盘。

“我的电脑里有什么是你想要的吗?”

“唉?我不是很明白樱井先生的意思。”
装傻就好了吧。

“拿出来吧,U盘。”

不好,还是被发现了。

“我真的不懂樱井先生在说什么,我还很口渴,可以先让我出去买瓶水吗…”
话音未落,二宫微凉的薄唇已被樱井厚实柔软的唇含着吮吸。

二宫慌了,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掌控。

不容他多想,樱井已经强势地将舌头抵入他的口中,与他的纠缠在一起,强行将自己的气息渡给他。

“还口渴吗?”
“…不,不渴了。”

“好,那么我们来进入正题。”樱井勾起嘴角,但是手还是撑在二宫旁边,丝毫没有要放他走的意思,“你的U盘呢?”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我没有什么U盘,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搜我身。”二宫皱眉,正色道。他把身上的口袋翻出来,企图让樱井信任他。

樱井看着二宫严肃的脸色,他几乎要觉得眼前的人真的没有撒谎。
可惜…

“搜身吗?那我不客气了。”樱井说着,手已经在二宫身上游走。
二宫僵了僵,他没有想到樱井会真的上来搜他身。

厚实的手掌沿着二宫瘦削的腰线滑下,最终停在了裤腰的位置。

完了。
二宫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哎呀,这是什么?”樱井笑着,摸出了U盘,“这不是找到了吗?”

“你…你变态。”二宫委屈巴巴地瞪着樱井先生。
“我怎么变态了?”樱井安抚性地搂了楼怀里的人。
“你摸我。”
“……你叫我摸的。”
“我没有。”“有。”“没有。”

“先不说这个。”终于回到了正题,“我得看看我的小经纪人到底从我的电脑里copy了些什么。”说罢,樱井拿出了电脑,把U盘插进去。

“…别啊。”二宫的微弱的抗拒毫无威胁感。

“哎呀,不得了啊不得了啊,二宫先生,你居然对我的肉体虎视眈眈。”

二宫不作声,全身已经红得像一只煮熟的虾。

偏偏樱井还要走到他面前,在他耳边用低音炮说着话。

“nino,你是不是喜欢我?”

“你什么时候醒的?”二宫尝试转移话题。

樱井再一次把他堵在墙角,“我就没睡着过,说吧,你是不是喜欢我?”

“你有病啊我干嘛要喜欢你,我又不是…”二宫反驳着,但是话到一半又被樱井的唇堵了回去。

一阵唇舌纠缠过后,樱井放过了二宫被吮得有些红肿的唇。

“你是不是喜欢我?”

“对啊,我就是喜欢你啊怎么样?你有意见啊?”

“在一起吧。”

“…???!”

[end.]


 
  
  







 
骗你的,后面还有


——————————————————————

“所以说,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你的饭?!!”二宫将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拍。

偏偏面前的人还不停的往自己嘴里塞着荞麦面,鼓着脸颊一脸纯真的冲他点了点头。

二宫强忍着内心想要给面前的人一拳的冲动,把碗往桌上狠狠一放。
“我吃饱了,你洗碗。”

樱井诧异地抬起头,嘴边还挂着一团没吃进去的面。

樱井快速的把嘴里的面吞下,小心翼翼地问道:“nino你…生气了吗。”

他的傲娇经纪人根本就不想理他,径直走进房间。

“咔嗒。”

唉…今晚又要睡沙发了。
——————————————————————

“nino我悄悄跟你讲个事哦你不要告诉翔桑是我跟你讲的。”某天,二宫的竹马——如今的当红模特,兼樱井的亲友——相叶雅纪故作神秘地凑到二宫身边跟他咬耳朵。

“说。”二宫捧着掌机,简短地回了他一个字。

“其实,翔桑是因为知道你是他的饭才挑你当他的经纪人的。”

“其实,你的简历一开始是被事务所在第一轮就筛出来了,刚好你那份在最上面,翔桑看到了。”

“其实,翔桑一直都知道他有个很可爱的男饭。”

二宫没作声,游戏里的马里奥却楞楞的一头栽在蘑菇上。
 
最近降温了,今晚还是让他回来睡吧。

——————————————————————

某天,二宫樱井跟樱井的亲友大野智一起出去吃饭。

“nino,这位是大野智,我的御用摄影。”

“你好。”

“啊,nino是吧,真是个可爱的孩子fufufu~”对面皮肤黝黑的圆脸露出了软乎乎的笑容。

“对啦,翔桑上次要我帮他拍一套很色气的私影呢,说是要拿去套路人家。翔桑真是坏呢,对吧nino。”黑面包一脸天真的说道。

“对啊,翔桑真是坏。”



唉…又要睡沙发了。

[真·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