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仓鼠挞_

你吱

[Y2] 噩梦 (上)

设定:占有欲极强的S×病娇N

有囚禁情节
含血腥描写

一个大写加粗的ooc

第一次写文,文笔很渣

以下正文

———————————————————

一刀。

又一刀。暗红色的血液随着手臂的挥动甩到雪白的墙上,又缓缓地流下。

粗重的喘息声,故意放慢的脚步声,有气无力的求饶声,血液低落在地的滴答声……

以及那环绕于耳边的笑声。

“kazu,杀了我吧。”

“好啊。”

随着动脉被划开,男人渐渐地没了气息。

———————————————————

“nino,”二宫和也感觉自己被人摇醒,“醒醒。”

不情愿地撑开眼皮,眼前又是那张圆圆的脸。

“nino你又发噩梦了。”樱井翔伸手撩开二宫和也耷拉在眉间被汗湿的刘海,有些心疼的说道。

二宫自嘲般地笑了笑:“是吗,我都快习惯了。”

“可以告诉我吗,做了什么样的梦。”

二宫只是抿着薄薄的猫唇,不吭声。

“说出来吧,说出来就会好多了,我以前也会经常做噩梦,我懂你的感受。”

你不懂。

你怎么可能会懂。

“我在梦里把你杀掉了。”

这种话要怎么说出口?

而我在梦里居然感到开心。

……为什么会这样。

连我自己都不懂,你怎么可能会懂。

“要不要……去看看医生?”樱井把二宫揽在怀里,心疼地问道。

二宫摇摇头,往樱井怀里缩了缩。

只有在他的怀抱里,才能感觉到些许的安心。可是,内心的罪恶感始终浮在心头,久久挥之不去。

“再睡一会吧,才凌晨呢。”樱井关掉了床头的小灯。

———————————————————

再次醒来的时候樱井翔已经不在了。

餐桌上摆着烤好的面包和散发着余温的牛奶,看样子樱井翔应该刚走不久。

二宫将手放在了门把手上,犹豫了很久才慢慢地扭动起来。

“咔。”

果然,是锁着的。

那么窗户也应该是锁着的吧,不用去推了。

二宫有些无力地坐到椅子上,开始解决早餐。

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呢?不太记得了,好像也有一年多了吧。自从被樱井翔禁锢开始,对时间的敏感度就越来越低了。

每天都是重复着一样的生活,起床,吃饭,玩游戏,吃饭,玩游戏,等他回来,吃饭,做爱,睡觉……每天都是一样,一开始有些不适应,渐渐的就习惯了。

大概是机械运动吧,匀速直线那种。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有人养着,什么也不缺。二宫和也还是挺享受这样的生活的,反正自己本来也不爱出门。

不过啊,半个月前开始,二宫每天晚上都会做那个梦。

那个把樱井翔杀掉的梦。

自己大概是喜欢樱井翔的吧。很久之前二宫就这么认为。

可是,真的有人会梦到自己杀掉喜欢的人吗。

看着血肉模糊的爱人,快感却一波接着一波涌上心头。

果然啊,我也变成变态了。

———————————————————

“我回来了。”樱井翔准时地回到了家里。

“嗯。”二宫玩着游戏,敷衍地应了一声。

樱井翔放下手中的公文包,走到他身旁坐下,亲了亲他的脸。

二宫单手拿着手柄,腾出一只手推开那张胖脸。“别闹,我只剩一条命了。”

樱井抓住那只推着他的脸的小手,凑上去吻二宫的唇。

二宫有些恼怒地咬了咬樱井的唇,却换来了对方更深的索取。

随着吻不断的加深,二宫渐渐的拿不住手柄,索性将它放下,双手环绕着樱井的脖子回应他的吻。

吻毕,两人嘴角牵出银丝,被樱井尽数舔净。

“…我们去床上好不好?”二宫有些害羞地提出建议,他觉得沙发快被他们俩弄翻了。

樱井低头轻轻吮了吮二宫的唇,不由分说地抱起他轻盈的身子走向卧室。

当二宫的背脊触碰到冰冷的床单时,他感觉自己从喉咙深处莫名的产生了一种反胃感。

他别开脸,怕惹得樱井翔不悦。樱井只当他是害羞,轻轻含住他的耳垂。

二宫忽然一把推开了樱井,冲进了洗手间跪在马桶边吐了起来。

“nino!”樱井紧张地跟上来,用手顺着二宫的背,企图帮他减轻痛苦。

别碰我。

好恶心。

都是因为你。

都是因为你我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想杀了你。

像在梦中一样,杀掉你。

死吧。

你这种人。

“sho…我没事的。”二宫撑起身子,努力了笑了笑。

樱井皱着眉,用拇指轻轻拭去二宫嘴角的污物,没想到却惹得二宫再度趴到马桶边呕吐起来。

“真的没事吗,要不要去看医生?”

“真的不用,我没问题的。”

像我这种人,死了才好吧。

我已经被你毁了。

你的错。

是你的错。

我要…

杀掉你。

———————————————————

“kazu,杀掉我吧。”

“好啊。”

又来了,又是那个梦。

从梦里醒来的时候,天才刚亮。樱井就在自己身旁躺着。

二宫伸出手,轻轻抚向那张肮脏却又被自己深爱着的脸庞。

还是喜欢他啊。

尽管很想杀掉他。

当他的手指刚触碰到樱井的脸时,樱井突然睁眼,抓住了他冰凉的指尖。

“……早,shoくん。”

“是不是又做噩梦了?”樱井有些严肃地质问。

二宫不语,低头绞着手指,心里盘算着该怎么糊弄过去。樱井忽然抓住他的手臂将他往怀里带,紧紧拥住他。

“nino,我要怎么办才好…”樱井的声音从二宫的肩窝传出来,瓮声瓮气的。

“shoくん……”

“我真的很担心你。”

二宫犹豫了一下,也伸手回抱着樱井。

“不是故意想让你担心的。shoくん,对不起啊…”

如果你死掉的话,就不用担心了吧。

我死掉的话,你也不会再担心了吧。

对吧。

想要亲手了结他的痛苦,杀掉他吧。

这样的想法从心底蔓延出来,占据整个心脏。

二宫紧抱着樱井,大脑异常的清醒,一个计划迅速成型。

————————————————————

“我去上班了,你再睡会儿吧。”樱井伏下身子在二宫唇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唔,一路小心。”二宫窝在被子里,连眼睛都懒得睁开。

咔!

门被锁上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

二宫立刻睁开了双眼,迅速地爬起身,走向电话机。

犹豫再三,颤着手指按下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那边响了两三声就接起了。

“你好。”

“jun…是我。”声音止不住的颤抖。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二宫也不说话,静静的等候着那头的回应。

“nino…我好想你…”松本的声音带了些哭腔,“我跟相叶…我们找了你好久好久,你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不说一声就离开这么久?为什么…”

二宫昂起头不让眼泪掉下来,笑了笑,说道:“jun,我被人关起来了。”

“jun,我爱上了那个人。”

“但是,jun…我要杀掉他。因为我太爱他了,所以我要杀掉他。”

“jun,你愿意帮我吗?”

“这是我唯一能够逃出来的方法。”

“好,我要做些什么?”松本永远不会拒绝二宫,二宫深知这一点。

“给我点时间想想办法,我会再打给你的。”

二宫知道的,樱井会在月末查电话单,所以必须在月末之前把他杀掉才能不让他发现自己打过电话。

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

“呐,nino,最近发生什么事了吗?”吃晚饭的时候,樱井忽然来了一句。

二宫夹菜的筷子轻微地颤了颤,但他很快镇定下来,抬起双眼望着樱井:“唉?为什么这么说?”

“总感觉你最近做什么都心不在焉的。”樱井托着腮,有些不满地念叨着,“最近做菜都没有以前好吃了,经常会放盐放太多,”他指指面前的汤,“你看,连点油都没有…”

二宫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因为你没买油。”

“……”小仓鼠又开始扁着嘴企图卖萌。

“你的锅。”

“好好好,我的锅。还有啦,你最近干嘛都很不认真哎,连做爱也是。”面前的人的耳根迅速地红了起来,这让樱井十分满意。

“唔,还有最严重的一点,你的脸,”樱井伸过手跨过餐桌去捏二宫软乎乎的脸,“瘦了。”

“讨厌啦你。”二宫故作娇羞地拍开他的手,心里却涌出一波又一波的恶心。

吃完饭,二宫把樱井赶进厨房洗碗,自己瘫在沙发上抱着抱枕看电视。

“下面是关于樱井财团的继承人樱井翔先生的最新绯闻,昨日,樱井翔先生被拍到与年轻女性一起走进旅馆的照片……”

二宫不作声,却把枕头越攥越紧。

“nino,我洗完了。”樱井从厨房走出来。

二宫不动声色的松开了手,拿起遥控器换了个台。

樱井坐到二宫旁边,注意到了枕头上的一片皱褶。

“你刚才在看什么?”

“啊…普通的新闻而已。”

樱井夺过二宫手中的遥控,转回了刚才的台。

新闻仍在播放,画面刚好是樱井把手搭在身旁女伴纤细的腰上。

“呐,nino,听我说……”

“没什么呀,都说只是普通的新闻而已。我很困,我先去休息了。”

“nino!”

……

“nino!”

吵死了。

不要再喊我的名字了。

好恶心。

你好肮脏。

你凭什么碰我?

为什么刚才还要如此温柔的对我?

死吧。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42)

  1. 七海涼鹤_仓鼠挞_ 转载了此文字
    小伙伴的文,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