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仓鼠挞_

你吱

[Y2]噩梦(下)


设定:占有欲极强的S×病娇N

有囚禁情节
内含血腥描写

一个大写加粗的ooc

第一次写文,文笔很渣

以下正文
——————————————————————

深夜,二宫再度被噩梦侵袭。挣扎着睁开眼睛时,枕头上一片湿濡。

身旁是空的,没有了那个人温暖却肮脏的身躯。

客厅也是空荡荡的,看来那个人不在啊。

肯定,又是在外面找女人了吧。

二宫自嘲般的轻笑了一声,内心更加笃定了要杀掉他的想法。

杀掉他,才能把他留在身边呀。

“喂,jun,听我说,我已经想到该怎么做了。”

第二天清晨,樱井回来了。

樱井没有说他昨晚去了哪,二宫也懒得问,但他闻到了樱井经过他面前时那一股浓浓的酒味。

“不问问我昨晚去了哪里吗?”樱井忽然凑上来,强迫二宫对上他的双眼。

“滚开,很难闻…”二宫皱着眉烦躁地推开他,“我的鼻子又不是废的,那么大的酒味是人都知道你出去玩女人了吧…”

樱井打断二宫,愤怒地揪着他的衣领:“你觉得我是这种人?!”

“…不然呢,昨晚的新闻你忘了吗?”二宫咧开嘴笑了,不甘示弱地瞪着樱井。

“你凭什么这么笃定新闻上的东西一定是真的?!你就这么不信任我?!”

“我凭什么信任你?我要以什么样的身份信任你?”

樱井怔了怔,他叹了口气,坐到二宫旁边。

“nino,听我说好吗,那天…那天我喝醉了,那个女人把我带到酒店里,但是我跟她什么都没做,我没碰她。”

“她在我面前脱掉了衣服,但是我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满脑子都是你。”

“nino,我爱你。”

樱井轻轻搂住一直背对着他的二宫,感觉到二宫没有反抗,慢慢的收紧了手,把二宫紧紧圈在怀里。

“shoくん,对不起,我也爱你。”

爱你爱到恨不得杀掉你,让你永远留在我身边。

“shoくん。”

“嗯?”

“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吧。”

“至死为止。”

“至死为止?”

“啊不对,死了也会爱着你。”

“哼,这还差不多。”

死了也会爱着我吗?
好的,我知道了。

————————————————————

下午,樱井翔难得的没有去上班,留在家里陪着二宫。

时钟指向四点。

“叩叩叩!”门被敲响了。

“你好,这里是煤气公司,今天过来例行检查煤气管道。”

二宫起身想要去开门,却被樱井一手拦下。

樱井示意二宫坐下,自己去把大门开了一条缝。

“请出示一下有关证件。”樱井警惕地顶着门外五官精致,容貌棱角分明的人。

“好的,请稍等。”

真不愧是我的润,连证件都准备好了。

二宫在心里默默的鼓掌。

看过证件之后,樱井放心地把人放了进来。

松本轻声说了句“失礼了”,跨进玄关。

二宫猫着背,在电视机前打着游戏。

松本看着那缩成一小团的背影出了神。

樱井倒也不忌讳,大方地过去搂着二宫:“我男朋友。”

松本轻轻点了点头,转身走进厨房,像模像样的开始检查煤气管道。

“那个…不好意思,请问我可以借用一下你们家的洗手间吗?”松本从厨房出来,小心翼翼地问道。
“当然可以。”樱井应了声。

走进洗手间,松本打量了一下整体的布局,最终蹲了在洗手台的下面。

他从口袋掏出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放入最深处。

离开穿鞋的时侯,松本假装不经意地撞了撞鞋柜的底部。

二宫吸了吸鼻子。

松本知道,二宫已经明白了。

——————————————————————

二宫握着那把锋利的刀,手有些颤抖。灯光反射到眼睛里,刺得生疼,而二宫却没有移开目光,狠狠地盯着那把刀。

sho,你知道吗。
你很快就会死在这把刀下。

一想到这里,二宫就激动得浑身颤抖。

二宫把刀放在了枕头套下,安心地睡了过去。

往后的日子里,二宫依旧如平常一样,每天重复着平淡的生活。
唯有他知道,平淡底下隐藏着波涛汹涌的杀机。
——————————————————————

樱井死死地盯着那把刀,心里不由得发毛。二宫他…想自杀?
幸亏自己发现了刀,不然……
樱井实在不敢往下想。

“shoくん——”小尖嗓忽然叫了起来。
樱井迅速把刀放回了原位,走出卧室。
“怎么了?”

“…刚才,有蟑螂。”
“…………在,在哪里?”
“……好像已经逃走了。”
“算了不管了。”

樱井以为自己及时发现了刀,就能把二宫留在自己身边。
殊不知,那把刀并非二宫自杀所用,而是用来插进他的胸膛。

他估计至死都不会知道,他的一举一动,刚才皆被二宫看在眼里。

——————————————————————
“下面是关于樱井财团的继承人樱井翔先生与某知名女星的最新绯闻…”
二宫死死地攥着衣服,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娱乐新闻。
他不是说他跟那个女人没有关系了吗?
他在骗人。

樱井翔,你去死吧。

二宫赤脚走进卧室,翻出枕头套下藏着的刀。

杀掉他。
用这把刀,一寸寸切开他的皮肤。
让他生不如死。
让他死了也要在地狱里记住自己。

我太过爱你了,所以你必须死了也得爱着我。
这是你的承诺。

樱井翔。
二宫咬牙切齿地想着。

“咔嗒。”樱井下班回来了。

是时候了。

二宫把刀藏在袖子里,什么事也没有一般冷静地走出卧室。
“shoくん,欢迎回来。”
二宫走向前,将脸凑上去,等着樱井的吻。
樱井轻笑一声,却没有上前吻他,而是问道:“怎么了吗?”
“想和你接吻。”二宫瘪了瘪嘴 。
“不,我是问,你今天怎么了吗?”樱井收起了之前强挂上去的笑容,正色问道。
“…?”二宫偏了偏头,他知道樱井喜欢自己这副可爱的样子。
“你以前从来不会主动。”樱井用力捏着二宫的下颌,眼色阴沉得让二宫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二宫用不少于樱井的力强行掰开捏在自己下颌上铁钳般的手。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会看电视?”

樱井皱眉,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道:“nino,我很久之前就想问了,你枕头里那把刀是怎么回事?”

他知道了。

“瞳孔收缩,惊慌的表现。nino,刀是哪来的?”

“nino,你是不是想离开我?”

离开你?
二宫觉得有些好笑。

你以为我想自杀吗?
别傻了,我怎么可能愿意为你这种人而死。

“shoくん…”二宫哽咽着,跌跌撞撞地扑在樱井怀里。
樱井抱着怀里柔软的身躯,心里难过得像被猫用爪子抓了一般。
“以后别这样了好不好?”

二宫从袖子里拿出了藏了很久的刀。
毫不犹豫地往樱井的背脊刺下。

我知道的,等待着我的是地狱。
没关系,我心甘情愿。

骤痛从背部传来,粘稠的血液滴答滴答地低落在地板。
樱井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二宫。
“nino…”

樱井推开二宫,挣扎着企图逃跑。可是一个受伤的人又能跑多快?
没跑两步,樱井就踉踉跄跄地倒下。
二宫笑着,不紧不慢地跟上来。
“樱井翔啊,你说过的吧,死了也会爱我对吧?”
樱井盯着二宫的笑颜,觉得此刻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只狰狞的恶鬼。
“nino,你疯了…”

“shoくん,我爱你。”

二宫跪坐在已经放弃挣扎的樱井身上,举着刀慢条斯理地打量着他。
这让樱井很不舒服,感觉自己像是一块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肉一样。
二宫挑好了位置,朝樱井的腹部刺下。
“我啊,最喜欢shoくん的腹肌了。”
樱井忍着腹部剧烈的疼痛,汗珠一滴一滴沿着身躯滑落。
二宫又转移了目标,在樱井胸口不轻不重地划着。
“shoくん的胸膛一直是那么温暖呢。”
深色的血液随着二宫夸张的动作和樱井的挣扎溅到了雪白的墙壁上。
“nino,”樱井颤抖着抚着二宫的脸庞,“饶了我吧。”

“不行哦shoくん。”二宫歪了歪头。

“你必须死。”

“你死了我才能把你永远留在我身边。”

“shoくん,我爱你。”

樱井急促地喘着粗气,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让他痛苦地无法集中注意力。而二宫还拿着刀在他身上不停地作恶。

“kazu…”

二宫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平常,只有在做爱的时候,樱井才会这样叫他。

“杀了我吧。”

“好啊。”
二宫轻笑一声,答应了。
他伏下身轻轻地吻了吻樱井渗出血来的嘴唇,尖利的刀刃毫不留情地划断了樱井颈部的大动脉。

大量的血液从断面飞溅出来,把二宫的视线染成了血红色。

和梦里一样的风景啊。
真好。

二宫心满意足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忽然地又举起刀,狠狠地往自己的手腕处划去。

我们终于可以永远在一起了,shoくん。
——————————————————————

“nino,醒醒。”

朦胧间,有人摇晃着自己的身躯。

是谁呢?

“醒醒,你又做噩梦了。”
啊,是shoくん。

刚才,我好像又做了那个梦。

[end.]

——————————————————————
来自吱吱的碎碎念

哎呀终于写完了

人生的第一篇文啊qwq从暑假开始写,中途各种难产,曾经一度想要放弃了,一直是我的基友鼓励着我把它写了下来

这篇文的命运十分坎坷,中途曾两次差点弄丢(一次是手机掉进厕所里坏掉了,一次是不小心清理内存时清掉了

中间好多写好的部分都弄丢了,只好重写啦
总之,能把这篇文写完真的是太好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比哈特

评论(4)

热度(34)